全球咖啡價格暴漲,中國咖啡市場再遭打擊?

根據國際媒體報道,近日,5月份交割的基準阿拉比卡咖啡期貨在過去一個月飙升了15%,其中,4月16日的交易價格更是漲至每磅1.20美元。

自2月5日觸及97美分/磅的價格低位以來,咖啡價格近兩個月一直處在漲勢。3月25日,咖啡期貨漲至1.29美元/磅,較2月低位時瘋漲30%。

期貨代表着人們對于咖啡市場的未來預期,咖啡期貨一片漲勢引發一片關注。

全球咖啡價格暴漲,中國咖啡市場再遭打擊?

全民宅家,為何咖啡意外成為“赢家”?

進入3月份,全球國家陸續下達“居家令”,以應對肆虐的疫情。“居家令”下,全球商業遭受重創,然而,咖啡卻逆勢上漲,這背後,又存在着怎樣的原因呢?

1、“外消”轉“内消”

咖啡價格上漲,但并不影響人們對咖啡的熱情。美國多個州的居民開啟了咖啡搶購模式,他們分别從線上商超與線上網店等渠道進行囤貨,有些人甚至在咖啡館外排起了長隊。

顯然,“居家令”并未影響人們的咖啡消費,隻是影響着消費方式有所改變,以往雲集在咖啡館内的“外消”,轉為外帶、網購等方式的“内消”,消費體量卻有增無減。

2、供應中斷“恐慌”

就如同茶葉在國人心目中的地位一樣,咖啡在西方國家亦是一種不可或缺的日常飲品。在搶購人群中,相當一部分人的采購數量遠高于平時,人們普遍擔心咖啡會因疫情影響中斷供應,供應“恐慌”亦是搶購潮的催化劑之一。

3、經銷商已察覺壓力

疫情之下,咖啡的物流鍊條與收割作業都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

物流方面,全球航運的暫停,以及比平時多出的隔離檢疫環節,為咖啡的供應物流帶來不小的壓力。

種植源頭方面,在美國農業部(USDA)近日發布的哥倫比亞咖啡行業報告中稱,4-5月期間的咖啡産區因為招募不到足夠的工人存在采摘擔憂。

在從收割到運輸的多重壓力下,一些地方已經出現供不應求的狀況,經銷商率先感知到了緊張的形勢,經銷商與消費者一起開始了“恐慌”式搶貨,美國的烘焙商已普遍開始加快交貨。

漲價潮中,中國咖啡市場發展會否受到波及?

4月初,因瑞幸造假事件将中國咖啡行業推向了風口浪尖。如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全球咖啡供應價格瘋漲潮中,中國咖啡市場又會否受到波及呢?

1、終端會漲價,但影響不會太大

未來一段時間内,由于咖啡供應源頭價格的上漲,成品咖啡的價格會出現一定的波動,但預計波動不會太大。

星巴克的一杯咖啡,咖啡豆固然占據一定的成本比例,但一杯咖啡成本的構成,除了咖啡豆原材料外,還包括人工、租金、包裝等,以及牛奶、糖等輔材等,原料隻占據成品成本的一小部分。

另一方面,相較于西方國家,中國的咖啡消費意識還并未達到“搶購儲備”的地方步,亦不會進一步催化價格的上漲。

2、成長期的市場,或放慢發展但對現有規模影響不大

中國咖啡市場還處在成長期,咖啡原材料的供不應求固然可能放慢中國咖啡市場的發展腳步,但對當下現有的市場規模不會産生明顯的影響。

比如咖啡店的小幅漲價并不會對原有消費群體的消費熱情産生太大影響,但咖啡原材料供應的不斷波動卻可能大大降低投資者的投資熱情。

中國咖啡市場還有三大成長空間

無論是對标中國的茶飲與現制飲品,還是對标西方國家,中國的咖啡市場都還存在着巨大的發展空間。

疫情終有一天會得到有效控制,由此帶來的咖啡漲價對于全球咖啡行業的影響也終将消彌于無形。屆時,中國的咖啡市場将繼續它的發展節奏。

按照當下的市場格局與發展趨勢,中國咖啡市場的成長将聚焦三大維度。

1、市場成長空間

中國的咖啡市場目前并未飽和,且存在着明顯的“斷層”。

星巴克的咖啡依然牢牢地蓋着“白領消費”的烙印,相當一部分人對星巴克的認知是“不是喝不起,而是有點奢侈”、或者覺得“沒有必要”。還有一部分消費群體,他們對咖啡有着明确的需求,偶爾會進一兩次咖啡廳,買一兩杯星巴克,但依然覺得星巴克有點貴,泡咖啡廳或是做手工沖制咖啡太耗時,而便捷的速溶咖啡又太low……

中國報告網的數據顯示,目前我國咖啡行業的行業規模在1000億元左右,其中速溶咖啡占比高達72%,現磨咖啡與即飲咖啡分别占比僅為18%與10%。

國内市場上既符合咖啡的時尚調性,又迎合國民日常飲用需求的現制咖啡品牌少之又少,這裡,就存在着一個市場分布的斷層。

瑞幸咖啡之前的飛速發展,也與它恰好彌補這個斷層有着莫大的關系。瑞幸跌倒,但屬于 “國民時尚咖啡”的巨大成長空間已經被發掘,其中潛藏着大量發展機會。

2、消費成長空間

我們在分析市場時,大多用當下的人均消費以及行業收入等消費規模來預估市場空間。但對于咖啡這個成長中的市場來說,看消費成長空間不隻要看當下的存量,更要看未來的增量。

中國報告網給出的數據,我國人均年飲用咖啡量為0.03kg,而歐盟國家與美國則分别為5.6kg與4.2kg,即便距離全球的1.25kg也有着較大的差距。

倫敦國際咖啡組織數據顯示,我國咖啡消費年均增速達15%,遠高于世界2%的增速,咖啡消費年增長率則在15%左右,預計2020年中國咖啡市場銷售規模将達3000億元人民币,在2025年則有望突破1萬億元。

咖啡作為一個“舶來品”,在中國的消費意識教育還沒有完成。未來,針對咖啡消費意識的教育依然需要咖啡品牌來推動。

3、創新成長空間

從1989年至1997年速溶咖啡在中國的興起,到1997至2015年間中國咖啡廳規模的高速擴張,再到2015前後興起的互聯網咖啡品牌,我國的咖啡産業已經發展至第三階段。

相較于前兩個階段,有着互聯網基因的第三階段在創新方面的表現更突出。無論新興品牌瑞幸的“無限場景”與智慧無人售賣,抑或是“老字号”星巴克的自提店,零售、堂食;外賣、新零售等模式齊頭并進,咖啡行業的創新已被全面“激活”,市場反應也已經證明了很多創新模式與概念的可行性。

▲圖源@北京美食探店微博

總結

長遠來看,種植業的價格波動屬于正常現象,隻不過,放在當下疫情的緊張形勢下,人們會顯得異常敏感。

在餐飲行業,供應鍊上任何一個環節的波動都有可能産生一系列的連鎖反應。咖啡生豆供應的價格可能會影響到終端的價格敏感型消費,以及短期的咖啡行業投資,但并不會因此影響到咖啡行業的發展趨勢,以及中國咖啡行業的整體向好性。

未來,還将有更多咖啡品牌在中國廣闊的發展空間裡大顯身手。